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自建房 > 我死的时候,就不要发给人家这样的小黄花。不留痕迹也就不留悲痛。然而,又有谁会想到给我制作小黄花呢?我只有一个人。 我死的时候老子没有解释 正文

我死的时候,就不要发给人家这样的小黄花。不留痕迹也就不留悲痛。然而,又有谁会想到给我制作小黄花呢?我只有一个人。 我死的时候老子没有解释

2019-10-05 14:32 来源:烧瓤鲜沙虫网 作者:肉足虫 点击:919次

  你如果要问:我死的时候无为而治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这个政治为什么能使社会治理得很好?社会为什么能够在无为而治的情况下能够发展得很好?你找不到答案,我死的时候老子没有解释。他只是提出自然本身能够协调得很好。那么依此类推,社会生活本身你如果不去管它,它也能协调得很好。这就是道家的一个基本信念,信任自然本身的活力,这个自然本身的活力包括社会生活的过程也是一种自然。你要老去管它,就把它管坏了,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你老去管它干吗?所以老子给我们一个印象,他好像是主张不要政府,但是他又不是,他又不是一种无政府主义,他还是认为要有一个政府,这个政府最好是信任社会生活本身它的内在活力。这个思想后来的道家文献谈得比较多,你比如说像战国时候,齐国有一批道家人物,他们的文献有像《管子》《慎子》,就讲得比较具体了。齐国的道家人物,就提出无为政治的一个重要概念,叫因应之道,因为的因,答应的应。特别是因,叫因循,《慎子》里边有一篇《因循》。你看老子,你就觉得,好像没有政府。那么《管子》里边,不是没有政府,而是政府要因循,这个因循就有一种尊重社会生活,老百姓的习惯,民间社会的习俗,你尊重它,你顺着它的社会形式的发展,加以制度的调整,他还是要有制度的调整,这就是应,应就是应变,老子里看不出来,你觉得他好像就是,你不管它就可以了。

我们建筑界的前辈,,就不要杨廷宝先生,,就不要梁思成先生,童寯先生,包括刘敦桢先生还有其他的老师,各地的老前辈吧,华南的也好,长沙的也好,都有些前辈,他们都对建筑与文化在那个历史时代,做出了非常艰苦的工作。对我们今天来讲,应当说是一个继续吧。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经济发展快速的时期,面临了一个全球化的经济发展的时期,我们国家的城镇面貌,有非常大的变化,有成绩、有缺点。所以我想,今天先谈作品,后谈我的论点,看看这个论点对不对。还有呢希望大家还是带着一个批判的态度,因为每个人的实践是非常非常艰苦的。我们今天讲中国的世界自然遗产,给人家这样个人我们国家到现在为止,给人家这样个人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而且被列入自然遗产名录的现在有四处,一个就是武陵源,一个就是三江并流,一个黄龙,一个九寨沟。什么叫自然遗产?这个自然遗产联合国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公约里头有一个定义,另外有一个标准,那么根据这个定义提出来有四项标准,我现在把这个标准,简单地介绍一下,一个标准就是,它是反映地球历史发展重要阶段的突出例证,第二个就是主要是反映地球重要过程,或者生物进化重要过程,然后人与自然各方面的关系,第三个,就反映了特殊的自然美,就是讲遗产美学价值,第四条主要就是讲生物多样性,或者珍稀动植物,濒危动、植物栖息地,这样符合这四条里头的任何一条,经过论证,说明它是具有世界级的突出普遍价值的,这样呢,就可以成为世界遗产,那当然它具备两条、三条更好了。

  我死的时候,就不要发给人家这样的小黄花。不留痕迹也就不留悲痛。然而,又有谁会想到给我制作小黄花呢?我只有一个人。

我们今天谈的遗产的概念,小黄花可能不涉及无形遗产,小黄花或者叫做“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最近大家也注意到,过去世界遗产热掀起来的时候,基本上是在1972年,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框架下,是涉及我们刚才谈到的,就是有形遗产当中的不可移动遗产,包括文化和自然,那么这几年又有一个新的理念,就是说人们不光要保存这些看得见的、物化的东西,还要保护一些传统的技艺,保护一些无形的文化艺术等等,所以现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正在掀起一个小小的热潮,尽管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界定和有关的规则,目前来看还不如我们今天主要要谈的遗产公约所涉及的有形遗产那样成熟,但是也已经越来越引起大家的关注,我们国家的昆曲和古琴已经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列入了另外一个品类的世界遗产名录。我们就是用马头山墙做的,留痕迹也就马头山墙是透空的,留痕迹也就这都是马头山墙的符号,所以说文化需要研究,但是地方文化怎么样变成一个新文化,也是我们手上一个非常严重的任务。我们开始讲文化与经济.我们讲三个问题:不留悲痛第一个就是文化,不留悲痛跟我们国家经济,高速度增长的关系;第二个呢,文化跟经济走向世界的关系;第三个呢,讲文化的保护问题。

  我死的时候,就不要发给人家这样的小黄花。不留痕迹也就不留悲痛。然而,又有谁会想到给我制作小黄花呢?我只有一个人。

我们理解中轴线,而,又有谁那么,而,又有谁我讲的第一个专题就是中轴线的魅力。我们中国古代有一张画,大家可能都知道,凡是来过河南的人都知道,河南有个开封市,开封古代叫汴梁,汴梁全城卖一张画叫《清明上河图》,中国画它分长卷,这种长卷是我们中国人独特的审美,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搞美术的,西洋画它是一个视点,但是中国画是有多个视点,中国画它可以讲一个故事,它可以把一件事情完完整整地表现出来。那么我想我先介绍一下《清明上河图》这张画,然后,我们再来了解北京中轴线的魅力。这个《清明上河图》,是中国长卷山水画的一个代表,它描写的是什么呢?就是清明时节人们去祭典,春游,踏青参加这一系列的活动,那么最远处它是有几棵树,很稀稀疏疏的,然后你逐渐感觉有人了,有房子了,它是由远把你带向近,然后,逐渐逐渐地走向繁华和热闹;在这张画正中,他画的是汴梁城的城外的一个汴桥,是一个拱型的桥,到这个桥的时候,欣赏人他让你达到一种高潮,你要细看这张画,桥上人来人往,桥下船要过这个桥,桥上人告诉桥下人要小心这船不能碰了桥,桥下人连包括岸边围观的人都在紧张的让这船能过这个桥,从你欣赏当中你就逐渐紧张起来了,逐渐达到一个高潮;人们过了这个桥之后,你再往前欣赏它是进了城了,有一个城门楼,气氛又有一些缓解,进了城之后他不再画了,作者就画了一小段,我到开封去访问的时候跟他们问,为什么呢?他们说这画没画完,后面还有一节没找着,其实不是,中国画的魅力就在这,就是它留下你无限想像的空间,当年这个汴梁城是宋朝的首都,非常地繁华,那么作者不可能把很多繁华的东西全画尽,他留下你无限想像的空间,从郊区到小镇到汴桥,达到高峰,从汴桥又往下,让你有一个平缓的过程,然后进城了,进城之后不画了,让你想像吧,没进城都如此地繁华,城内会有多么地繁华,这就是中国画,中国人的审美艺术。我们历史上很多杰出的人物,会想到给我 你比如说诸葛亮,会想到给我他深通军事,但他是个文人,他是我国第一流的军事家,当然他懂文。而禅宗在吸收儒家文化时,恰好吸收了被儒家所轻视的武文化,这是少林寺对我们的一大贡献。所以我们有很多东西历史上无记载,武的东西受人家瞧不起,所以少林文化里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它就是把儒家文化中间的受到轻视的武文化搬过来,吸收到了禅文化之中,用禅的思想来解释武。因此在全社会都轻视武的时候,少林寺以它的力量来保留武文化的传统,这也是当代少林僧人应该积极发扬的。当然我们的发扬我们的发展,我还是那句话,要平衡,要文武并取。有人说文有多高,武有多高,我们最第一流的民族英雄,在国家危难之际站出来,能够指挥千军万马,像戚继光,像俞大猷他们都是文武皆通的,戚继光的诗在明代的诗人中应该说是写得最好的人之一,那么他的字也是,戚继光留下的字不多,现在留下的字拿来我们看,我们肃然起敬,至于他对武艺的理论,他的一部《纪效新书》,几乎成为我们武术界的经典,他的《拳经》一共四百多个字,我们把它叫做《拳经》,那是字字珠玑。他高尚的理解,加上自己对武功的具体实践,使得他成为一个很高的理解者,不是一条好汉,好汉多得是,用一句开玩笑的话,二十年后又一条好汉。那多得是,我们需要学人型的英雄,这是少林精神的本质。

  我死的时候,就不要发给人家这样的小黄花。不留痕迹也就不留悲痛。然而,又有谁会想到给我制作小黄花呢?我只有一个人。

我们每天都在享受着不同形态的文化带给我们的知识和愉悦,制作小黄花多种文化形态相互关联、制作小黄花互相渗透,使我们的生活变得绚丽多彩。文化形态究竟有几种,它们之间又是如何渗透互生的,在《走向文化的多元化生》讲座中,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王一川,透过种种文化现象,将现在的文化形态总结为四种,即主导、高雅、大众、民间文化。主导文化有助于社会团结稳定、协调和睦;高雅文化注重形式的创新、社会关怀和个性化追求;大众文化具有娱乐性、流行性和类型化的特点;民间文化注重语言的通俗日常性,以传承模仿的形式,将其精髓保存下来。四种文化形态相互交融,形成多元共存的格局。

我们明白了老子的道是自然之道,呢我我觉得,呢我你仅仅说它是自然之道,还是没有搞懂为什么这个概念后来会有那样大的魅力,吸引那么多优秀的人来跟着他接着说,在这里边挖掘智慧。这个道还有一个特点,它不仅是说要以自然来指导我们,而且他对自然有一种特殊的理解,老子他实际上是在自然里边建立了一种信仰,他对自然有一个什么特殊的理解呢?他认为自然世界就是我们的文化规范。人类的社会习俗以外的那个世界,是深奥不可测的,是充满活力的,这个自然的深奥,自然的活力,远远超过人的智力和理解力,那么这就引出了老子,也引出了后来所有道家思想家一个重要的信念,就是人要信任自然的指示,要信任自然的指引,而不能信任文化的规范,特别不能信任自己的智力,不能自高自大,在自然面前要谦卑,这是道家最重要的一个原则。因为自然是伟大的示范,自然的深奥不可测,通过种种的迹象表现出来,给人一种深刻的启示,《老子》也好,《庄子》也好,像《管子》这些书里都提到种种自然现象。日月风雨山河,天地万物,它没有一个有意识的一个神或者人,有意识地在这儿安排,它如此和谐,如此完美,这种和谐完美不是人的智力能够窥测万一的,所以在这样伟大的智慧面前,人凭什么还相信自己渺小的智慧,渺小的这种智力,渺小的这种计划能力,预测能力,行动能力?要信任自然,要谦卑,这是道家思想的主要原则,假如仅仅是说信任自然,我们以自然之道为指引,假如没有这一条,就是对自然的特殊理解,没有这个特殊理解,后来道家的理论就不会形成那么一个非常独特的文化特征。我要跟大家介绍一下屈原的富有传奇色彩的名、我死的时候字以及他的生辰,我死的时候为什么介绍这个问题呢?一般的学者很少关注说屈原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为什么叫屈原呢?而屈原自己呢,在他诗里面非常强调他的名,他的字,以及他的生辰,一般人写自己抒情的诗,很少说我生于哪一年哪一月,或者说我的名字为什么这样取,很少人这样说,那么屈原为什么对他的名、字和生辰那么在意呢?实际上屈原一生都以他的名他的字他的生辰为自豪,他把它看做是一种先天禀赋的一种内美,他在《楚辞》里面这样说,他说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纷纷然,我已经有了先天的内美,再加上后天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他强调他的名,他的字,以及他的生辰,他是以此来增强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和时代使命感。

我要讲的就是这一点,,就不要讲得不好请大家原谅,谢谢大家。我要介绍的就是第二个案例,给人家这样个人我国第一所属于现代性质的一个大学,给人家这样个人这就是北洋大学,也就是我们天津大学的前身。到了1995年,正好是一百周年的校庆,学校里面说了,说我们校庆总要搞点名堂,搞点东西吧。那么校友也很多,都慷慨地捐款,我们从它的老房子里面找到一张旧的照片,其实已经不是照片了,而是印刷品:三层楼的小房子,进门的地方,两根柱子顶一个拱,比例也不对,矮趴趴的。上面是窗子,窗子墙当中有一个圆的东西,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好像是一种双龙戏珠。考虑到那时候的时代背景,那时候呢,正是张之洞,李鸿章这些人,在搞洋务运动,那么也有中西文化相互碰撞的这些矛盾在里头,所以有一部分人,感觉到这个中国的国体不能丢,所以提出来的口号叫“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我一开始介绍老子自然之道,小黄花就是说它尊重自然,小黄花要遵循自然的法则,这里边有一个信念,就是认为自然有内在的活力,自然世界有内在的活力,它自己会弄得很好,它这个活力会蓬勃发展,你老用人的很狭隘的规范给它条条框框,你把这个活力封死了,反映在政治上就像因循的思想。我又想到刚才我们讲的《滕王阁序》,留痕迹也就滕王阁也许没什么了不起,留痕迹也就到了王勃的手里头居然可以发挥出那么大的一篇文章。我就感觉到这位先生他在欣赏这个东西的时候,和一般的观众就大不一样,一般的观众到那儿去,看看就完了,也许觉得它好看,也许觉得也不怎么样,走掉了。他可能是奉命要写这篇东西的,所以在看的时候就特别地用心,就充分发挥他的想像力。他实际上不光是欣赏,而是一种解读了,把这个东西解读得比我原意还多得多。所以我过去,老实讲,这个解读是从西方传来的一个名词,我不大怎么理会的。我说建筑物是直观的艺术,大家看看就完了,还到那儿去看了半天,还在那儿解读,还不把人累死,你们去欣赏建筑,有这么去解读的吗?我想恐怕没有,包括我也没有。所以过去对西方这个东西我不大理解,也不怎么推崇,通过他这么一看,我觉得呢,还有一点道理。所以我就有一个什么体会呢,我就觉得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呢对艺术品的观赏呢,也可以分出一些等级和层次,当然这个对不对,和大家共同来探讨。

作者:豹子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